藥不可亂服


原文刊載於香港經濟日報 (2020年11月25日)

陳亮祖醫生

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
MBChB (CUHK), FRCR (UK), FHKCR

藥不可亂服_陳亮祖醫生

古時帝王千方百計煉丹以求長生不老,結果事與願違。彈指之間到了廿一世紀,時間的長河並沒有改變生老病死的定律,但醫學的進步卻改寫了癌症治療的歷史。昔日被視為藥石無靈的第四期癌症,如今已可利用藥物將其控制成慢性疾病,患者的存活時間也由僅以月計延長至以年計。

藥廠巨額投資開發新藥

以肺癌為例,自十多年前第一代標靶藥物面世,至今已發展至第三代,不但為患者開拓了更多治療選擇,同時也為他們燃點了活著的希望。余作為腫瘤科醫生,欣見藥物推陳出新,讓更多病人受惠。然而,新藥價格高昂是不爭的事實,因為藥廠要成功研發出一種新藥,耗時長、耗資巨,必須經過無數次實驗室測試和反覆的臨床試驗,在不斷的挫折與修正中,計算出藥物的化學成分、劑量、劑型和適應症等,到最後安全地用在人類身上,過程可謂千錘百鍊,一仗功成萬骨枯。這種通過重重臨床考驗而成功上市的藥物,被稱為「原廠藥」(Branded Drug),一般享有十年專利期保護,其他藥廠不得在專利期內生產該藥物;同時,藥廠必須收回龐大的開發成本,才能投資開發更新的藥物,因此藥價在專利期內自然較高。

原廠藥與學名藥的差異

當專利期屆滿後,藥廠需公開當初申請專利時所提交的配方,其他藥廠就可以依照該配方生產具同樣療效和安全性的非專利藥物,這就是「副廠藥」,或稱「學名藥」(Generic Drug)。學名藥通常必須通過美國食物及藥品監管局(FDA)的嚴格審核,證實其與原廠藥具備相同的有效成分、劑量、藥性強度、服用方式和血中濃度,而血中濃度正是決定藥效的關鍵。「副廠藥」在香港使用,也必須經衛生處註冊。然而,藥物的賦形劑、外觀、顏色、味道及包裝等則不必跟原廠藥一樣。由於毋須經過漫長的臨床試驗和承擔巨額的科研費用,學名藥的生產成本比原廠藥低得多,故定價亦遠低於原廠藥,讓更多病人能夠負擔。

 

「水貨藥」無保障  當心弄巧反拙

近年,不法商人瞄準市場需求透過不同途徑銷售「水貨藥」。這些聲稱產地是印度和孟加拉等國家的水貨藥,價格低至原廠藥的十分一。根據香港法例第138章《藥劑業及毒藥條例》,銷售水貨藥屬刑事罪行,有關藥物沒有在本港衛生處註冊,其生產過程、品質、儲存及運輸均無監管及認證,藥效和安全性成疑;倘儲存的溫度和濕度稍有偏差,便可能令藥物失效和發霉。再者,水貨藥當中可能攙有雜質,甚至沒有真正藥物成份或成份不足,患者服用後不但沒有療效,影響病情,甚至有機會中毒或因細菌感染而引起敗血症,危及性命。事實上我曾遇過一位肺癌患者,在服用「標靶藥」一段時間後,病情不但沒有好轉,腫瘤反而愈長愈大,遂來我診所問診。我向他查問之下,他表示該藥是他「以自己的渠道」購得;同時,我發現藥盒上註明的產地是孟加拉,我便恍然大悟。我向他解釋此藥來歷不明,未經註冊,故藥效和安全性成疑。最終他服用我處方給他的正廠藥,腫瘤隨即迅速縮小。奉勸市民便宜莫貪,以免弄巧反拙,得不償失。

 

藥物沒有最好  只有最合適

目前,不少藥廠提供藥物資助計畫,減輕患者的經濟負擔。另一方面,以肺癌為例,第一代口服標靶藥的專利期屆滿後,公立醫院已為患者提供免費的副廠藥。雖然藥物有很多種,但並非最貴的就最好,也不是最新的就最好。治病的初衷是對症下藥,即是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藥物,最穩妥的做法是聽取醫生的專業意見,平衡藥效、副作用和個人經濟負擔能力來選擇最合適的治療,避免陷入「最新、最貴的藥才是最好」的迷思。

最後,要提防並打擊水貨藥和假藥,市民若需要到藥房配藥,建議到信譽良好及有藥劑師監售的註冊藥房,購買時應檢查藥物是否有香港衛生處註冊編號及包裝是否完好無缺。如發現害群之馬兜售水貨藥和假藥,應挺身作出舉報,由海關嚴正執法,保障市民健康。

話說回來,古時帝王為求長生不老找來江湖術士煉丹,直至現代考古學家從古墓中發現的所謂「仙丹」或「丹藥」,才破解了讓人驚悚的真相——「仙丹」其實是超級大毒藥,主要成分是硫、砷和汞(水銀)等重金屬,不但不能令人長生不老,長期服用甚至會慢性中毒。史書也有記載,歷代不少帝王均死於丹藥中毒。由此可見,亙古通今,藥不可亂服。


藥不可亂服_陳亮祖醫生